Image caption 柯文哲监票团队的志工们在讲习课程中专注学习。(黄则斌提供)

2014年台湾的九合一选举,出现第一个公民自主组成的监票组织,也开始在社会上传递“不只投票,也要监票”的概念。

对很多台湾人来说,投票几乎等同于民主的同义词,数年一次的选举,在把选票放进票箱的那一刻,就完成了阶段性任务。然而,“监票者联盟”却不这么想。

一般而言,投票完成后的开票工作,由选务人员(管理员)及监票员(监察员)共同执行,监票员顾名思义须监督选务办理投开票过程是否违法。这些监票员有的由选举委员会统一分派,有的则是政党推荐或竞选总部指派。

监票者联盟发起人黄圣峰接受BBC中文网专访表示时,耳闻有些选区的做票乱象已久,但一直无法证实这项谣言,当时也有许多人在观望想改革,因此他便在2014年6月自主组织监票联盟,号召志工加入监票队伍。

职分不清的选务与监察

黄圣峰说,他发现许多监票员根本都在做选务工作,也没有善尽监票义务,开票过程中常出现许多瑕疵。即使有民众前往观看开票,但第一不懂监票的细节,第二也不太敢纠正,再加上大家通常只想尽快开完票,许多争议便不了了之。

甚至,还有些监票训练讲师,传递错误观念,误导了监票员的职责认知。

“志工们都说,参与监票后才知道台湾开票情形有多糟糕。”其中遇过最严重的案例,是未在开票前宣布共有多少人领票,这样志工们根本无从确认能开出来的总票数。黄智峰表示,当时遭到中选会诸多不合理的限制,最终他们无法使用视讯转播,只能要求志工以手机录音的方式,因应任何突发状况。

监票盟利用线上训练课程,让志工学习监票技巧。志工另以手机软体计票,每50票回报一次,可即时反应票数,又可观察票数成长的速度。

监票也是监督政府

此外,黄智峰认为监票行动最大的意义,是唤醒台湾人的公民意识。“自己投的票,自己顾好”,重点并非针对特定政党,而是监督政府,所以他力求与各政党保持距离。他也呼吁选民能更重视会真正替你发声的民意代表选举,而非只关心行政首长争战。

另一个著名的监票团队,则是现任台北市长柯文哲竞选时的“柯文哲监票部队”。

执行长刘坤鳢向BBC中文网记者表示,2014年的台北市长选举,在法令矛盾及时势改变的情况下,公民监票开始获得正视,也因此在多方协调合作下催生出监票部队。

精实的培训课程

刘坤鳢回忆,当时他们总共招募了三千多名志工,事前共举行20场讲习课程。由于许多志工都是首投族或零监票经验者,团队还特地举办“模拟开票趴”让他们熟悉投票流程。另外,开发手机简讯报票系统,并在投票当天布置指挥中心,随时掌握开票情形。

事后由中选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台北市的废票率是千分之12,相较于其他直辖市选举的千分之18、乡镇市选举的千分之27,明显低了许多。这似乎也说明,扎实的监票动作,能更加保障每一张选票的价值。

民主经验

有赖于自年轻时累积的助选经验,使他能在当时选战中扮演教练的角色,强化公民监票的工作能量。刘坤鳢说,他认为公民监票是民主深化的过程之一,更是新生代公民政治参与的宝贵经验。

曾参与监票盟的张小姐告诉BBC中文网记者,本来去之前有些紧张,但现场还有另外两三位自主监票员,整场开票瑕疵不到十次,多为判断错误或画错,监票公民也都能很快阻止。

另一位柯文哲监票部队的志工陈先生说,公民监票能对现场工作人员施压,让他们好好做事。此外也让他感觉,每一票在公民社会裡,都是具有影响力的。

如果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