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大多数朝鲜儿童接受基础教育,但许多人被迫很小辍学。

在身处政治荒野几十年后,朝鲜自去年开始积极开展外交攻势。

但不管是与美国、中国还是韩国,朝鲜的对话始终集中在贸易及无核化领域。与此同时,朝鲜糟糕的人权纪录却一直鲜被提及,而这种情况估计会持续下去。

联合国称,朝鲜民众的人权遭到“系统性、广泛且恶劣地侵害”,以下只是其中的一些问题:

政府彻底控制

在孤立于世界的同时,金氏家族已经连续三代统治朝鲜。在这个国家,人民必须向金氏家族和他们现在的领袖金正恩表示忠诚。

在这里,国家控制所有事情,并且还在通过广泛的信息员及监控网络严密监视所有国民。

被严格控制的还有经济。尽管朝鲜全国普遍缺乏食品、燃料及其它基本必需品,但政府却在核武器和导弹项目上投入大量金钱。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亚洲主管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告诉BBC,核武器项目造价昂贵,朝鲜之所以能够推进完全是因为这是一个极权国家,而他们的方法就是“从饥饿的朝鲜人胃里掏粮食出来”。

  • 越南特金会看点:特朗普与金正恩面临怎样的要求
  • 金正恩专列“穿越中国” 引网民吐槽
图片版权 KCNA Image caption 朝鲜中央通讯社是世界了解朝鲜的主要窗口。 媒体管控

朝鲜可能是全世界媒体管控最严重的国家。在“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简称RSF)发布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中,朝鲜排在最后一名。

在朝鲜的国家媒体上都是对领导人的赞美之词,而朝鲜人获取新闻、娱乐及信息完全依赖这些媒体。

“无国界记者”表示,在朝鲜,本国人浏览、阅读或收听外国媒体提供的信息可以带来牢狱之灾。

虽然手机在朝鲜越来越常见,但拨打国际电话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你必须要从黑市上买一个中国手机,开车到朝中边境,而这一路上可能会有特工拦住你,”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研究员方欣浩(Arnold Fang)向BBC表示。

而上网则只有首都平壤的少数精英人士才能享受,这些人生活相对舒适,其他人要想上网就要难得多。朝鲜有自己非常基础的内部网,这种网络封闭,只允许特定人群使用。

但大多朝鲜人可能永远不会上网。

宗教自由

朝鲜宪法承诺该国人民有“信仰的权利”,该国有佛教徒、萨满教徒及发源于朝韩的天道教追随者,还有受当局控制的教会。

但方欣浩称,这些大都是用来展示的。

“现实中没有任何宗教自由。每个人所接受的思想都是,要把金氏家族当作近乎神一样敬仰。”

联合国2014年的一份报告称,如果基督徒在当局控制的教会之外从事宗教活动,他们会面临“迫害及严厉惩罚”。

朝鲜对外国传教人员也不太认同。在其关押的众多国外人士中,裴俊浩(Kenneth Bae)是最为著名的几位之一,这位美籍韩裔传道士从事旅游业,业务内容包括组织赴朝基督教旅行。

2013年,裴俊浩被以“反政府”罪名判处15年劳教,2014年由于健康原因被释放。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22岁的瓦姆比尔(中)2016年以游客身份前往朝鲜。 劳改营及内部条件

“据称朝鲜是世界上最大的开放式劳改营,”亚当斯说。“我认为这种说法不过分。”

美国国务院一份报告显示,朝鲜监狱关押人数少的话有八万人,多的话有12万人。

活动人士表示,在这里人们可以以任何理由被捕入狱,看韩国DVD是犯罪,试图“脱北”也是犯罪。

遭到政治审判的人通常会被送去极为残酷的劳改营,在里面的人需要做挖矿或伐木等体力劳动。

国际特赦组织形容这种劳改营的残忍程度“超出容忍范围”。犯人们会遭到守卫的折磨和殴打,而女性犯人尤其脆弱,她们还面临性胁迫及性虐待。

并不是所有被关在监狱的人都真的犯过罪。朝鲜施行连坐,如果一家人中有一个人被判有罪,全家都可能受罚。

朝鲜大量推行死刑,也有公开处刑的消息传出。

羁押外国人

不断有外国人被朝鲜当局逮捕并长期扣押,他们通常以政治理由被当作罪犯拘押,再在合适的时候被用作外交砝码。

2018年美朝领导人峰会前,朝鲜释放了三名因颠覆国家行为被关在劳改营的美国公民,以示善意。

但美国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没有那么幸运。他在2016年因偷拿朝鲜宣传标语被捕,被关押17个月后因为健康原因被释放,但那时他已病重,最终在回家几天后去世。他的父母认为奥托在朝鲜遭受虐待,并就他的死亡起诉朝鲜当局。

目前据信还有三名韩国人被关押在朝鲜。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曾被朝鲜拘押的北美人士披露过他们被迫在农场劳动。

朝鲜已经承认,曾在上世纪70年代绑架至少13名日本公民,并利用这些人培训国内特工的日语及日本习俗。

在众多被披露的绑架案中,最为知名的包括一位韩国女演员及其做导演的前夫,二人在70年代被绑架至朝鲜,其后被迫为当局制作电影,但后来二人设法逃出朝鲜。

强制劳动

根据“人权观察”报告,朝鲜大量人民在一生中的不同节点必须承担无报酬劳动。

有“脱北”学生向“人权观察”表示,他们的学校强迫他们每年两次在农场义务劳动,每次为期一个月,分别为耕种期及收获期。

与此同时,朝鲜还送成千上万的人民出国做廉价劳动力,其中许多人需要在奴隶般的条件下工作。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朝鲜女性称军队内部的性骚扰极为普遍。

朝鲜向中国、科威特及卡塔尔等国家派遣劳动力,虽然其中大多数国家因联合国制裁规定已经停止为朝鲜劳工更新耕作签证,但仍有报道显示,国际制裁下一些地区仍有朝鲜人工作。

“许多海外劳工居住在被监视的宿舍,没有行动自由,基本上被看作犯人,”亚当斯说。

这些劳工大部分收入会被朝鲜政府收走,这也是这个国家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

女性权利

方欣浩称,虽然朝鲜针对女性的歧视十分严重,但与通常用男女收入差距反应性别不平等的标准不同,目前“没有衡量朝鲜不平等状况的办法”。

朝鲜一直向外界展示平等社会的形象,然而据称该国剥夺女性受教育及工作机会。

“女性地位十分低,性暴力一直存在,但如果女性受到袭击,她们无处申诉,”亚当斯称。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这张2004年的照片中,一名朝鲜男童在食用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提供的富含维生素及矿物质的食物。

也有大量报道显示,被关押的女性会遭受折磨、强奸及其他性虐待,军队中也有严重性虐待现象。

儿童及营养不良

方欣浩表示,朝鲜为儿童提供教育,但为补贴家庭,许多人很早便辍学。而该国学校课程“由当局政治议程支配,从很小便限制他们的认知”。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数据,朝鲜有20万儿童严重营养不良,其中六万人“极度营养不良”。

针对外界对其人权纪录的批评,朝鲜通常否认,表示其公民“对全世界最先进的人权系统感到骄傲”,并乐于指出其它国家的缺陷。

但亚当斯表示,人权话题在朝鲜是个“无底洞”。

“所有人都在为他们自己的利益着想。没有人关注朝鲜公民的利益。”